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光明与阴暗面

光明与阴暗面

“他不是被黑暗所沾染的人,而是天生就该属于黑暗的人。”十二岁的徐斐晚,在日记本里写下了这句话。

————

从门口到床边要几步呢?

一步,两步……一共走了四步,床上的人睡容恬静,长发恣意铺散开,在夜色下的笼罩下,竟美的有些不真实。

不真实到,徐斐晚若是不伸手去触碰,真怕她会再次消失掉一样。

今晚月色很美,月色下的人也很美,男生悄无声息地爬上铺着淡粉色碎花床单的单人床,在床沿边靠近她躺下。

夏桑榆喜欢侧着身子蜷缩着睡觉,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胸前。

此时女生眼睛紧闭,长睫垂下,呼吸轻柔和缓。

男生一只手当作枕头枕在头下,另一个只手则慢慢贴近女生瓷净的脸上,感受她的呼吸起伏。

房间内静谧无声,徐斐晚眼中闪烁着的是野兽盯着猎物时才会散发出来的光芒。

那只手在她的脸上游走,勾勒女生的五官,从她的眼睛,鼻子,再到嘴巴。

柔软的触碰让男生呼吸一滞,锋芒渐渐散去,眼底的情绪中带着快要溢满的情愫,夹杂着些许的恨意。

手触碰到女生的头发上,他耐心地替她抚顺睡乱了的发丝,隐忍压制着心底的邪火,哑着嗓子喃喃自语。

“既然你回来了,那就再也别想丢下我而逃走,总有一天你会彻底成为我的。”

不满足于浮光掠影般的轻抚拨弄,男生又靠近了些,手揽过她的腰肢,静默地观察了两秒钟,喉结滚动,俯身亲了女生的粉唇,又亲了她的额头。

理智还残存着,人和野兽的界限有时候也是模糊的,只是他不想让她受伤。

夏桑榆是真的累了,这个时候睡得很香,鼻尖传来浅浅的呼呼声,让她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。

徐斐晚和她挨得很近,下颌抵在女生的额头上,头发上蕴荡的馨香气息飘进他的鼻子里,贪婪恹足且甘愿沉溺于此。

尔后又长叹口气,男生用喑哑的嗓音低声沉吟一句,“还真他妈难过。”

清晨,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洒了进来,床头的手机震动了几声。

女生翻身平躺了些时,缓缓睁开眼,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早上七点。

揉了揉眼睛,下床去卫生间洗漱,稍微伸个懒腰便开始刷牙洗脸。

夏桑榆这一晚睡得极好,一夜好眠无梦,所以早上的精神才显得格外充沛。

熟练地打开小铁锅,煮了点牛奶,翻了翻冰箱,从里面掏出一袋吐司,放进面包机里烘烤,趁着锅还热着,又煎了火腿和鸡蛋。

简单的早餐就做好了,摆盘子的时候,徐斐晚已经从楼梯上走下来,坐在餐桌旁了。

男生趴在原木桌子上,乌黑发亮的眼珠随着夏桑榆的动作而流转。

女生有些好笑地看着他,举着手里的两瓶果酱问他要抹哪一瓶。

徐斐晚抬起一只胳膊,指了指右侧的桑葚果酱示意着。

夏桑榆拧开盖子,挖了一瓢涂在他面前碗里的吐司上,男生欢快地吃起来。

异国旅居的时候,房东老太太还养过一只狗,以前她特别喜欢给它喂食,它也喜欢趴在地上,守在自己的碗前等待着发放粮食。

不过,把徐斐晚和狗做比较,好像有些不厚道,女生悄悄地将这个念头给藏在心里,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