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对峙

对峙

大厅的灯光流转交替,光线渐渐变得暗了些,五光十色的彩灯,光束从在场人们的头顶处洒下。

一曲终了,大家停下舞步,纷纷和男女伴们鞠躬行礼,各自散去。

“桑榆!”慕芝芝看到人群中的那抹倩影,飞快地跑了过来,她今天的装扮是小红帽,穿着酒红色的斗篷,加上一身蓬蓬裙,显得极为可爱。

果不其然,夏桑榆看到她身后的林彦,正在朝自己咧开嘴,笑着和她挥手。

林彦穿着一身猎人的狩猎服,和慕芝芝的角色正好相呼应。

“你今天太好看了吧!”女生掩饰不住惊艳,两眼冒着爱心泡泡,抓住她的肩膀一阵猛夸。

“你也很可爱!”夏桑榆捏了捏她头顶的发饰,这一身还挺适合她的。

两人看到一旁优雅站立着的男人,纷纷露出挪揄的表情。

正好这时有人来请教许砚山问题,他和大家点头示意,稍微离开一下,还让夏桑榆在这里等着他。

三人便在原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方雅今天去照顾小侄子了,错过了这一次的联谊。

“真是可惜!”慕芝芝头顶的雷达启动,搜寻着帅哥的踪迹。

“她最疼爱她的小侄子了,哪像某些人,见到帅哥就走不动道~”林彦无情地拆穿她。

“你……”慕芝芝咬牙切齿,然而下一秒,眼神又亮了起来,她看到了二楼的围栏处,真的有个重量级的帅哥。

夏桑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心神不免也跟着一晃。

男生斜靠在栏杆上,黑色衬衫用金线绣着鸢尾花的纹样,领口微敞,精致的下颌以及锁骨。

背带西装裤既合身,又把他随意搭靠在一旁的两条腿,修饰得极为修长。

黑曜石般的眼珠和耳垂处猩红的耳钉相呼应,在灯光下闪烁着,发散出一种妖冶的美。

徐斐晚就懒散地靠在那里和周围的人谈论着什么,目光不经意掠过底下的人,又很快收回来。

“来自东方的吸血鬼。”慕芝芝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“专门夺人心魄的。”

“喂,好了吧,穿件衣服吧你。”林彦无奈地扶额,但不得不说……确实很帅……

夏桑榆捂嘴偷笑,目光不自觉地又转了回去,落到了徐斐晚的身上,总感觉他今天似乎有些不同。

就在她分神的那一晃,人就不见了,二楼的扶手边,看了一圈都没见到他的身影。

男生走到吧台旁,调酒师给他让出了位置,手指快速拿起瓶子放下,铝制杯拿在手上熟练地飞速晃动,最后将液体倒进了玻璃杯里,又往里面加了冰块和蓝莓。

“哇哦!”这一系列的调酒动作,看得路人连连惊叹。

“蓝莓茶!”调酒师一眼就认出了他杯子里的鸡尾酒名称,眼神微微有些疑惑。

徐斐晚端着酒杯走出吧台,径直往人群里走去。

夏桑榆的目光随处转动,刚刚还看见他,这会儿去哪里了呢?

发呆发着就觉得眼前一暗,抬头赫然发现男生就站在自己面前,他看着她一脚迷糊的样子,嘴角勾起了些弧度。

“在找谁呢?”徐斐晚把酒杯递给她,眼神对她上下打量了一番,将眼底的光亮藏起来,随即又道,“你不冷吗?”

墨紫色丝绒鱼尾裙是挂脖式的,肩膀以及后背处一点儿布料都没有,虽然极为漂亮,但被他这么一说,夏桑榆确实觉得,后背凉飕飕的。

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大厅居然在这个时节也开着冷气。

深紫色的液体和她的衣服很相衬,扑鼻而来的是蓝莓和茶的清香,没有很浓的酒精味,味道也很清甜。

尝了一口,夏桑榆眉头顿时扬了起来,拿捏着杯子,晃动着里头的酒,还看到有几颗蓝莓漂浮在上面。

背后覆上了一道温热的触感,手掌很大,在她细腻光滑的脖子和肩膀以下的地方游走。

她微微地颤了一下,抬头对上他深邃的眼睛,徐斐晚依旧只是淡淡地笑着。

“晚上等我一起回去。”男生又朝她耳边靠近了些,低声说道。

“哦,好……”夏桑榆心里略有些起伏,侧过头退开了一点。

男生没说什么,只是又伸手捏了一下她的俏脸,露出一个戏谑的笑,依稀可见他戴上去的洁白獠牙。

还真的在扮吸血鬼啊,女生愣了一秒,不过和他嘴角的梨涡相呼应,倒也没有那么渗人,反倒多了几分纯真。

徐斐晚转身走掉了,剩下三个人依旧在喋喋不休地聊着八卦。

慕芝芝好半天才从见到帅哥的荡漾中回过神来,把头往上仰起,生怕鼻血流出来。

“桑榆!帅哥是你家的吗?”女生保持着这个姿势,作震惊哀嚎状。

“算……算是吧。”夏桑榆扶额,杯子里的酒很快就被她喝掉了。

一旁举着托盘的应侍生,从他们身旁穿过,她只觉口渴,便又拿了一杯。

“你不是不能喝酒吗?换一杯吧。”林彦眼神瞟到她手上,忙给她换了杯度数小的。

他和慕芝芝两人心照不宣,想起来上次夏桑榆喝醉时的壮举,不约而同地互相笑了两声。

草莓果酒也还不错,果汁的味道更浓一点,这个时候不知道谁把音乐给换了。

之前舒缓轻柔的音乐一下子变得嗨了起来,灯光也更加暗下去了几分,男男女女不免被气氛带动得有些疯狂,一群人早就在跟着节奏扭动着身子。

“怎么换了个调调?”慕芝芝眨巴着疑惑的大眼睛,便拉着夏桑榆也准备去跳舞。

“我就不去了,你和林彦一起去跳~”女生也不是那种看不清形势的人,忙着推他们两个人往前,自己则闪到一边,不打扰他们。

“快去!快去!”边说边偷偷和扭过头冲她竖大拇指的男人使眼色,自己则赶紧往另一处走。

说来她有些内急,走到大厅门外的长廊上,找着洗手间的位置。

冲完水走出来洗手,抬头看了眼镜子里的脸,发现口红已经快蹭没了。

夏桑榆打开手提包,掏出来一枚外壳精致的口红,这是……许砚山送的那支。

心里泛起一阵微波,便拧开盖子,往唇上涂抹着,再用手指轻轻抹匀,差不多了之后,又把口红装进包里,再照了两下镜子。

这个颜色,不得不说很适合她,男人的眼光居然意外地好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