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现在的弟弟啊

现在的弟弟啊

w市日立电视台,高楼露台上,男生站在围栏边,俯瞰着底下的城市。

风卷起他一侧的衣角,雾蓝色的头发在夜色中发丝拂动着,吹弹可破的肌肤几近透明,灯火将人照得有种不真实的美感。

“阿烨,这里风太大了,你这刚做好的造型再吹下去,就要吹没了。”经纪人在后头擦了把汗,这位爷没事儿上天台放空干嘛。

“啊~你让我感受一会儿自由的空气会死吗?”成烨转过头,怒目圆睁,漂亮的脸蛋在经纪人眼前贴近放大。

“这……里空气是挺好的,哈哈哈……”小陈无奈,只得顺着他说话。

“话说回来,我的合约快结束了吧。”成烨收起脸上多余的表情,双手插在裤兜里,跃上石阶来回走动。

小陈诚惶诚恐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去,忙回答道,“下个月到期……”

“这样啊~”男生脸上浮现一抹快然的笑意,身子一直,从石阶上跳了下来,拍了拍经纪人的肩膀,快步走向楼道处。

客厅的灯全数被打开,徐斐晚抱着怀里的人,换好鞋子踏上楼梯。

只手打开她的房门,便把人放在床上,转身出去拿湿毛巾替她擦拭。

指尖触碰到夏桑榆的光滑脸颊,男生眸光变得温和了起来,完全不见之前的锋芒。

手上的动作轻柔,像在照顾一件易碎品,不,是只属于他的珍宝,绝不允许别人的沾染。

四周静谧到只有彼此的呼吸声,热毛巾拂过,温热的触感让她的眉头舒展开来。

等擦拭好后,将毛巾洗干净,拧干挂起来,徐斐晚自己也去洗了个澡。

热水从头浇溉而下,浴室氤氲着雾气,男生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眼神在迷朦中睁开,心里的那份沉重感却不得消减,要一直这样下去到什么时候。

越是这样,他就越觉得自己卑鄙,难道自己的感情就只能躲在阴暗潮湿,不透光的环境里任意滋长吗……

顶着一头湿发,来到走廊上吹干,又回到了她的房间里,因为有了心事,他只是静静地躺在她身边,盯着天花板。

夏桑榆迷迷糊糊之中翻转了下身子,下意识地伸手环住一个什么东西,脑袋往上蹭了蹭。

女生像小猫一样,发出柔弱的呼噜声,揽着徐斐晚的腰,向他靠近了些。

男生一个激灵,瞳孔亮了起来,翻身也环住她,将她搂在怀里。

“这次,是你自己靠过来的。”低哑的嗓音飘忽在耳边,男生贪婪地在她颈窝处落下一个吻,再亲了下唇瓣,安然地闭上了眼睛。

至此,一夜好眠。

成烨干脆利落地出了摄影棚,和经纪人打了声招呼便风一样地开车溜走了。

今天晚上的节目还是一样的做作和无聊,还好只是去打个酱油,坐客一下。

扯了扯因为假笑而有些僵硬的嘴角,车子停在了一处酒吧门前。

戴上墨镜下车,快步走到吧台处点了杯酒,准备放空自己。

为了躲避狗仔的跟拍,特意舍近求远,来这家偏僻的小酒吧,不过他们家的气氛还不错,可以让人静静地喝酒,他向来不喜欢太吵闹的地方。

转动着高脚椅,目光四处打量,忽然发现角落里的一抹倩影,男生眉头扬起,端着酒杯小跑过去。

屈楚楚郁闷地坐在角落里喝酒,不时滑动着手机屏幕,老爷子给她接下来的半年,排了密密麻麻的工作事项。

她恨啊!差点没一拳头砸在桌子上,然而抬起头便看到了一张春光明媚的脸。

这无限灿烂的笑容快要闪瞎她的眼睛,随即冷静了一会儿,便冷漠地朝那人道,“喂,成年了吗?就跑来这里喝酒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