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第53章 酸涩

第53章 酸涩

从书房里走出来,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结束了手头的工作,男人揉了下眉心,缓解着疲惫感。

从木质茶几上拿过手机,一条一条地翻看着消息。

许砚山的脸上是一贯地平静无波澜,温润的面容被眼镜的衬托着,英俊的眉眼在放松的时候,更显恬然如远山般的书卷气。

“祝许教授下周的展览顺利!之后一起吃饭~”

“许教授,您好!请问什么时候有时间,可以和我们展馆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吗?”

“老许!下下周末有空没!我家妹子……你懂的!死缠着我把你约出来。”

狭长的双眼,视线顺着手指而滑动,简洁明了地回应着繁多的消息。

然而,有条信息让他眸光一顿,手指微微颤了一下,发件人他有些印象。

“许教授!独家珍藏的睡美人,请收好!不要告诉桑榆哦~”慕芝芝一贯的张扬作风。

信息下面,附了一张女生笼罩在夕阳光晕里的柔美睡颜,羽睫扑闪,樱花般润泽的唇瓣,自然地嘟翘起,以及轮廓清晰流畅的下颌骨。

男人有些疲乏的表情渐渐消散,久久凝视着手机屏幕,把照片保存下来,并回了对方一句,“谢谢!”

沙发旁的落地灯,亮着暖黄色的光圈,许砚山头靠在沙发背上,仰头对着天花板,握着手机的手垂在大腿外侧。

目光变得极为温柔,眸子里蕴荡着片刻的欢愉,想起了和她靠在一起的时候,长发垂在自己的身上。

只是现在,一切都很遥远了……从那天的联谊回来之后了,无形之中就和她产生了距离,虽然他明白,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。

但手上的伤口依旧清晰,而不管口子有多长多深,都比不过胸口磨人的窒息感来得痛苦。

这些天他只顾埋头工作,刻意和她疏远着,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地去质问她。

清楚地明白着自己现在的身份,还以为她是属于自己的吗?自嘲从嘴角浮起。

不过……

冷光透着镜片散出,许砚山眉头又皱了起来,徐斐晚这个男生……握着手机的手指蓦地一紧,很危险。

他顶着一副纯善的假面,接近桑榆,获取她的信任,放松她的警惕,再趁机染指。

或许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,更有可能只是宣示主权的挑衅,总之,在自己面前,他的眼神总是说不出的冷洌。

许砚山再次揉了下眉心,这次的疲乏和长时间埋头工作的疲乏不太一样。

不得不说,还是男人更了解男人一些,目光碰撞几秒,便能看出那眼里的渴望和欲念。

夜色四合,高楼底下的城市街道,依旧喧嚣热闹着,心下的烦躁久久不能释怀,闭上眼就能想起来,那天在洗手间外面看到的那一幕。

胸口又是一阵沉闷的窒息感,总觉得房子里太闷了,便去阳台上透口气。

夏桑榆早上被闹钟叫醒后,又得起床去学校,“啊~”美好的周末就这样飞快地过去了,为什么上班上学的时间就这样的漫长?

下楼是发现,大家都齐整地坐在了椅子上,就等着自己下去了。

她揉了揉眼睛,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,和刚回来的时候相比,家里热闹了不少,微微振作了下,便坐过去啃面包。

徐斐晚抬头看了一眼乖巧的女生,嘴角自然地噙上一抹笑意。

屈楚楚不想再自甘堕落了,给自己安排了健身计划,合理控制饮食,再加上每天规定多少的运动量。

办公室的日常就是吐嘈和八卦,慕芝芝总是喜欢到各个楼里串门,搜集一手的新鲜资讯。

“听说许教授这周要去中心艺术厅办画展了!”

“年轻有为!年轻有为!”林彦适时捧场,确实是厉害!

“院里为了宣传这件事,专门通告了一整张布告栏,这待遇!许教授排面!”慕芝芝双手合十,做崇拜状。

许砚山要办画展了?只是微愣了一下,夏桑榆马上就想起来,不久前在他办公室里也听他说起过。

还有他的那几幅画……画的应该是……自己吧,也会被送去展览吗?

女生想起了备注“我的缪斯”的那幅画,心跳扑通扑通地加速着,脸颊浮现两坨绯红。

想起来最近好像不怎么碰到他了,也许是因为太忙了吧,毕竟那人和自己不一样,工作起来认真得很。

心下微微泛起微波,下午便又被安排和许砚山一同上课。

整个画室都很安静,可以听到笔尖触碰到画纸的沙沙声。

男人斜靠在桌子旁,似乎在看学生们动笔描摹,目光却已经游离到很远的地方去了。

夏桑榆和他隔了一点儿距离,也靠在桌子旁,盯着脚上的鞋子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