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第75章 我不会游泳,我怕水

第75章 我不会游泳,我怕水

看着这一轮结束,小孩子们欢喜地从旋转木马上跳下来,扑到围在铁栏杆外候着的家长怀里。

许砚山见状便拉着夏桑榆的手,和她一起跟随下一波人,踩上入口处的台阶,踏进场地里。

女生挑了个小粉马,斜挎着坐了上去,男人在她右侧的那圈马座上,挑了个靠近她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底下的三个人惊讶得瞪大了眼睛,却也不由自主地跟在他们后面,选了几个位置坐下。

旋转木马开始启动,两排位置错落有致地上下升降,世界开始旋转起来。

器械里播放着俏皮的音乐,确实是小孩子会喜欢的,夏桑榆扒在马身的柱子上,看着周围流转的景物,鼻子莫名有些酸。

眼底和鼻尖开始微微泛红,她就这样靠着,带着一丝淡淡的失落。

头顶上方一阵摩挲感袭来,她一扭头便看到,许砚山正在温柔地看着她,摸着她的头表示安抚。

“我没事。”夏桑榆连忙解释道,多少有些欲盖弥彰。

“行,那我们等会儿去坐过山车。”男人的嗓音润泽,一贯的抚慰人心。

“……”她怔愣了一下,便发现他眼底的那抹狡黠。

“天呐,我居然感到有些晕!”慕芝芝一下来,人仿佛轻飘飘地,左右摇晃着。

“可能你和少女心并不匹配,建议换个风格。”林彦的吐槽从来不会迟到。

“我觉得过山车就挺好的。”方雅也学会了趁火打劫。

林彦瞳孔地震,紧接着就被霸气的女生拖着往前走,五个人最终一起坐了上去。

五个人里面,林彦的叫喊声从过山车启动的时起,到结束下来之后,一直都没有断过。

出来看摄影机抓拍的照片,几个人的五官乱飞,都丑得挺别致的。

“哈哈哈。”虽然腿还是软的,但夏桑榆扶着前台的桌子,笑得很开心。

身后的四个人纷纷觉得,这趟过山车坐得很值!

夜晚的游乐场灯光绚烂,人群攒动着,到处都萦绕着节日的欢乐感。

往常还有花车巡游,今天晚上为了迎合圣诞的主题,改为圣诞老人驾着马车,在空中栈道上给大家撒糖果和礼物。

马车所到之处,人群都在欢呼沸腾着,夏桑榆看到一个小男孩,抓着他身边小姑娘的衣摆,高兴得直喊,“小希!快看!真的有圣诞老人!”

小男孩准确无误地接到了圣诞老人扔下来的礼物,欢欢喜喜地拿给小姑娘看。

慕芝芝兴奋了,她也抢到前面去接礼物,大家脸上都带着快乐的笑,夏桑榆打算就这样短暂地忘掉那些难过的事。

夜晚有些寒意,街道上暖黄的路灯洒落在俩人身上,不多时,天空开始飘落微小白柔的雪花。

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,就在圣诞节的晚上,两个人都有一些惊喜。

许砚山拉起她的手,塞给了她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,“圣诞礼物,刚刚就想给你的。”

男人眉毛上沾染了点点白花,雪花感受到他的温度,不一会儿就化了,夏桑榆好奇地打量着小盒子,问了一句,“是什么?”

“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干净无暇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,有些期待她的反应。

“哇!”是一对雪花模样的耳坠,小巧别致,碎钻点缀其间,就像是真的在雪地里闪烁的那样。

“谢谢,很漂亮!”她恬然一笑,笑容照亮了男人的方寸之地,心脏跳动的节奏微微加速了些,“等着,我也给你准备了礼物。”

不能白拿人家的,转身跑进门,飞快的拿出一个袋子,里面装的是一盒巧克力。

她做了很多份,用透明塑料包装袋给装好,又扎上了红白波点蝴蝶结。

许砚山接过袋子,在她的注视下掏出礼物,神色不可察觉地愣了一下,随即又很好的给掩饰了过去,一种叫做失落的东西。

“我很喜欢。”他的嘴角还是扬起了细微的弧度,拎着袋子准备上车,想起了那天在沙发上看到的围巾,最终还是忍住了没说。

车子发动,驶离她家,渐渐地融入在这无边的夜色里。

周末在家里,夏桑榆收到了一个来自“莫喀什”这个国家寄过来的包裹。

包裹上寄件人的那一栏写的是屈楚楚的名字,她嘴角轻轻地上扬,这个楚楚,还以为她出去玩,都玩到忘了自己是谁。

包裹有些分量,她拿进屋子里,小心地拆着,里面是一套别致的套娃。

娃娃是用陶瓦烧制成的,做工精致巧妙,又可爱又逼真,娃娃身上的图案也颇具有当地的风情。

她不停地把它拿起来仔细观赏,正巧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,是屈楚楚弹过来的视屏通话。

“楚楚!”

“桑榆!我想死你了!”那边的声音依旧恣意爽朗,也比刚走的时候多了一份微妙的温柔感。

夏桑榆的眼眶又开始泛红,他们也离开了很久吧,看到他们身后也是雪地模样的背景。

“桑榆姐!”成烨的脑袋凑了过来,针织帽下,还是那张纯净通透的招牌甜笑。

“喂!你干嘛抢我的手机,让我先说!”屈楚楚不客气地揍了他一下。

“哈哈哈~”夏桑榆心里想着,他们果然不能安静一分钟。

“桑榆!发过去的照片看了没!我真的迫不及待地想和你分享~”屈楚楚抢回了手机,对着屏幕里的人,一顿叽里呱啦。

夏桑榆耐心地听她讲着这几个月的丰富生活,霸王花在路上彻底地放飞自我了,久违的欢乐又环绕着整个客厅。

去阳台上把衣服和床单被套都收了下来,把头埋进布料里面,都是阳光和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。

这味道太好闻了,她深深地吸了一口,又跑到阁楼上,给那人的房间铺床。

——

远离喧嚣的海岛别墅里,宽大的落地窗折射着外面院子里的几点灯火。

男人躺在大床上,灰色的床单被套,和昏暗的房间两相呼应。

乌黑亮泽的秀发,略带苍白却完美无暇的肌肤,比一般人都要深邃得多的五官,优秀到连雕塑都会嫉妒的轮廓线条。

高挺的鼻峰,艳红欲滴的唇瓣,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表示造物主的不公平,为什么有的人,能够完美得如此不真实!

当他睁开眼的时候,星星都为之失色,幽深的黑眸蕴藏着星辰光辉。

生病徒然给他增添了一抹易碎感,和他的外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一副美强惨病弱美人的模样。

他扶着有些隐痛的脑袋,从床上挣扎起身,目光扫视着房里的一切,心下空泛起一股茫然感。

“玩,你接着玩,下次倒不如直接死在外面,省得我替你收拾烂摊子。”精明刻薄的言语,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
“那我得好好地谢谢你,头一次尽到自己的责任。”男人抬起头,嘴角咧开不带丝毫温度的笑,瞳孔很深,深得仿佛一个漩涡,能把人吸进去,然后连渣子都不剩。

——

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地过了下去,她终于习惯了一个人在家里吃饭,一个人打扫卫生,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发呆。

只是有时候回想起,小客厅里曾经的欢笑声,还是会忍不住掉眼泪。

冬天过了,春天又来了,转眼就到了夏天,思念从来就没有停歇过,反而愈演愈烈,只是她也像他以前那样,把这种感情,深深地藏在心里,谁也不知道。

夏桑榆在撕日历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自己已经回来有一年的时间了。

偶尔出去的时候,孙奶奶还会牵着小金和自己打招呼,小金看到她,屁颠屁颠地扑上来,舔着她的手掌。

她也温柔地揉着它的脑袋,俯身低语道,“乖孩子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