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第85章 老鹰捉小鸡

第85章 老鹰捉小鸡

日落的橘色光线透过纯净的玻璃窗,笼罩在房间里,女生沉浸在睡梦之中,那里没有烦恼和忧愁。

她很久都没有梦到过爸爸妈妈了,这次却又回到了小时候,一家四口坐在小院子里。

梦境下,大家讲的话虽然听不太清楚,但他们脸上都带着笑意,像是开心的时候。

顾景和不知不觉地就在沙发边上一直蹲着,看着睡得正香的女人。

手指在她的婴儿般柔滑的粉颊上轻刮,细数一下,这是他们第四次见面了吧,但为什么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男人嘴角的弧度,柔和得诡异,是让肖严和公司里的人看见了会撞墙的那种,难见程度堪比见到鬼。

支手撑头,胳膊肘搭在她脑袋旁的位置上,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头划过她的眼睛,鼻尖还有嘴唇。

还是睡着了好,醒的时候太吵了,只知道瞪自己,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。

夏桑榆的鼻息轻柔,身子微微有些起伏,像只小猫咪一样,喜欢缩成一团,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。

顾景和恍然发觉自己像个白痴一样盯着人家看了这么久,面上有些别扭,眸光流转着,心里又泛起一股恶劣的情绪。

他捏着夏桑榆小巧的鼻子,静静地等了一会儿,女人果然禁受不住,脑袋摇晃了几下,想要挣脱束缚,这一下子就被他给弄醒了。

双眼在一片迷蒙中睁开,夏桑榆撑着眼睛略扫视一下四周,赫然发现沙发边上的庞然大物。

“呦,你可真能睡。”男人拖着脑袋,讪讪地着看着她,脸上挂着暧昧的笑。

“那也比某人趁人不备偷袭的好。”她逐渐变得伶牙俐齿,快速起身整理好衣服,站起来和他保持距离。

“饿了,去吃饭。”顾景和也跟着起身,长腿一迈,顺带着把她拽了出去。

“放开我,我自己能走。”夏桑榆有些抵触他的靠近,不由分说地想要挣脱开他。

“怎么,不让牵?”顾景和稍稍停了下来,扭头对着她,“那我就抱了。”

“……”夏桑榆被他语气里的胁迫感给堵到了,转过头不理他,任由那人的拉扯。

晚餐在楼下的专属厅堂里解决,长长的桌子摆着让人眼花缭乱的菜品,十分讲究,她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。

现在看见这么丰盛的饭菜,她只觉得浪费,明明只有两个人……

对啊,怎么只有两个人,这么大的房子,未免也太空了些。

顾景和他的父母呢?以前听说他不是还有个哥哥吗?疑惑爬上脑海。

夏桑榆坐在长桌的另一角,和男人隔了一段直线距离。

她埋头只管自己眼前的食物,习惯性的放空,而这一举动,又引起了对面那人的不满。

轻咳一声,顾景和皱着眉头起身,走到夏桑榆身旁,一把将她拎起,抱到自己身旁的位置上。

她来不及挣脱,屁股就和椅子分离开,刀叉掉落在盘子上,发出哐当的声响。

“你还真是很擅长忽略人。”戏谑的嗓音夹杂着些许的不满。

“顾总真是连吃饭都不让人安心。”夏桑榆接过管家替她拿过来的餐具,脸一路红到了脖子,后面这么多人,都在看着他们吃饭吗?

“怎么,我不让你吃了?”顾景和挑眉,这下子心情终于恢复到不错的样子。

没准备理他,夏桑榆埋头搅动着叉子,余光却不经意地掠过身旁的人。

干净笔挺的白衬衣领口微微敞开,袖口处简单的设计,金线绣成的鸢尾花和纽扣相应和,灰色领带上别着一枚样式简约的金色领带夹,和衬衫很搭。

低调中透露着一股价值不菲的气息,但再好的衣服,也不过是给人做陪衬的,顾景和的脸和身材,就算穿破烂也好看。

碎发干净利落,额前头发被撩上去,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感。

“那个……合约我放在你房间的桌子上了,你要记得履行自己的义务。”夏桑榆喃喃地道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“嗯。”鼻孔出气,轻哼了声,用刀叉解决着面前的餐点,动作优雅娴熟。

她知道说多了让人厌恼,便点到为止,晚饭过后,窝在沙发里翻看着手机,新闻的热度果然降了下来。

再搜索标签,已经成了空白,其他几个热搜被顶了上来。

这就是,资本的力量吗?夏桑榆揉着酸涩的眼睛,发觉今天快要过去了。

自己要在这里过夜?突然就紧张不安起来,她起身拎起架子上的包包,准备往外走。

“去哪里?”顾景和斜靠在门框边上,冷眸斜睨着被抓现行的人。

“我……”夏桑榆一时失语,半天支支吾吾道,“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“回哪里去?”

“回家。”这不是明知顾问吗?还能回哪里去?

“我说你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情况,既然签了合同,那就乖乖地待在这里。”他一步一步凑近,手揽过她的脖子,纤细嫩滑,稍稍用力就会留下一道印子。

夏桑榆垂着头,嘴唇紧抿,倒也不用时刻提醒她现在的身份。

“那总得让我回去拿我的东西吧!”

“不用。”顾景和松开了手,朝身后的几位女佣示意,随即身穿深灰色制服长裙的女人推着滚动衣架进了房间。

夏桑榆微愣,衣架上是这个季度的新款,都是比较低调的大牌。

女佣们拉开原木衣柜,把衣服往里挂,衣柜很大,原本里面只有顾景和的衣服,现在给她占去了一半。

这让夏桑榆一时又生出一种难言的复杂情绪,而男人则静静地看着她们做事情。

等她们收拾好后,便恭敬地和顾景和微笑点头,然后退了下去。

夏桑榆手心早已捏出汗来,完了,这下真的要……和他住一起了,面上略微纠结,但心里却仿佛有一万匹马在奔腾。

回家是回不成了,之后管家又派人给她送来了所有生活必须品,完美地把她找的所有借口都给堵了回去。

坐在浴池里,夏桑榆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,那种纠结的心情仿佛在心底扎了根。

就这样泡着,遇事逃避不过是一种自我防卫,可是……能逃避到什么时候?

干净的大浴巾包裹好身子,镜子上蒙了一层雾气,伸手胡乱地涂抹,直到看清自己的脸。

趁着被热气蒸熟之前换好衣服走了出来,房间没有人,这让她松了口气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