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第85章 老鹰捉小鸡

第85章 老鹰捉小鸡

周围安静得只有自己忐忑的心跳声,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,夏桑榆走到一侧的架子上,随便地取下一本书,准备打发时间。

架子不染纤尘,有人定期打扫,即使这个房间平时住的也不多。

盘腿坐在沙发上,她垂头翻动书页,半干的头发慵懒地低挽在脑后。

大约过了两个小时,夏桑榆有些疲惫了,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石英钟,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

而那个人一整晚都不见踪迹,晚饭过后就没有看到他人。

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想来自己也是有点儿多虑,那种男人……怎么会真的对自己有兴趣。

但她今天要睡在哪里?这是个问题,稍微苦恼了一下下,在房间里四处搜寻,找来了一条小毛毯。

睡床是不可能的,是的,她没有那种自觉,总还是有些介意。

又在沙发上躺了下来,把毯子盖在自己身上,侧身拿起手机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给大家回了消息。

许砚山的那件事被压了下去,她心里的沉重也稍微减轻了一点。

闭上眼睛的时候,无数道思绪纷至沓来,那天晚上,他是因为给自己排练才一个人在楼里留这么晚……

他准备……求婚?

心脏抽动了一下,随即深吸口气,歉疚感又涌了上来,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,但一时又无法捋清楚。

躺上来之前,她只开了沙发旁的落地灯,光线足够把她这块区域照亮,毕竟在陌生的地方,特别是晚上,总是很没有安全感。

顾景和从书房出来,已经是十一点了,处理了几个禁急的文件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

几点睡觉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,但这个时候却有些想知道某个人在干什么。

好像这几天,想到那个女人的频率有些多了,这不太正常。

推开房门,迎接他的是暖黄色的光束,在沙发的那个角落铺散开。

长腿迈进,先是看了看沙发上一脸安详的女人,眉头动了动,便去衣柜取自己的衣服,走进浴室开始洗漱。

听到哗啦啦的水流声,夏桑榆本来有些迷糊的睡意消减了一半。

手指捏紧毛毯,心里那个犹豫纠结,怎么那人又回来了,怎么办?怎么办?

心里默念,想要顾景和洗得久一点,最好融化在里面,不要出来。

然而没过多久,男人穿着浴衣,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湿发,吹好头发之后,走了出来。

脚步声慢慢靠近,直到沙发旁边停下。

“哼。”头顶一声轻哼,他直接把夏桑榆从软绵的沙发上抱了起来,走向1米8的大床。

动作看似轻柔地把她放在床铺上,灰色真丝床单可比沙发皮要舒服得多。

身侧塌陷了一块,顾景和在她身侧躺了下来,夏桑榆手心捏得更紧了些。

男人长胳膊长腿的,占据了三分之二的位置,她也习惯性地蜷缩着,只占了三分之一的空间。

“你还要装睡多久?”轻飘飘的一句激得她一个哆嗦,寒毛竖起。

夏桑榆决定装睡到底,不理会他。

“既然这样……那我……”顾景和凑近她,把侧着的身子扳正,脸凑得极近,唇快要挨在一起了。

“啊!”她终于受不住了,一把推开了那人,抱紧自己,眼神惊恐。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男人顽劣地笑了起来,逗弄她让他的心情变得异常的好。

“你!”夏桑榆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,整个人紧张到手足无措,太弱了,连自己都觉得这样下去不行。

“我?”顾景和侧着身子,支手撑头,好整以暇地看着她,两人依旧凑得很近,这距离极暧昧。

“我在沙发上睡得好好的,你干什么?”夏桑榆脸涨得通红,幸好光线微弱,不然让他看到这幅表情,那可真是悲催。

“睡沙发?看来你还是没有自觉。”顾景和挑动着眼皮,随意拨弄着她一侧的头发。

触感很好,柔顺得像绸缎一样,发梢滑过手心,扰得人有些醉意。

“我……”话在嘴边又堵了回去,想着说了也是白说,不如不说。

“睡在一起不一定要做什么,还是说?你在期待着什么?”调笑的语调从耳畔灌入,男人手掌覆在她的腰间,略微加重了些力道。

“况且,我也没那么饥啊渴的。”状似无心地又补了一句。

夏桑榆耳根烧得通红,身子僵硬地蜷缩着,心跳突突作响,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。

“你……好香。”顾景和得寸进尺,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,鼻尖轻蹭,呼吸温热,吹拂着她凌乱的发丝。

她现在羞愤得简直想把自己埋了,不,要埋也只能把她身边的这个人给埋了,他一定是故意的,说这种让人难堪的话。

“你不热吗?别挨着我。”夏桑榆声音微颤,有种竭力假装冷静的感觉。

“你热吗?你热你还裹着毯子?”顾景和像是怼上瘾了般,时刻盯着她不放。

天知道她为什么要用毯子把自己包起来,这么个活生生的男人在边上……

“啊~困了。”顾景和打了声哈欠,闭上眼睛保持着手臂揽着她的腰的动作,再把夏桑榆往怀里带了下,便不动了。

其实吧,也不是扯不动,只是看那女人像小兽一样,警觉又可怜的眼神,就稍微放过她一次吧。

这句话也没有撒谎,他居然真的困了,原来抱着她居然这么舒服。

眼皮变得沉重,顾景和锢着夏桑榆,头一次这么快就睡着了,是那种身心都放松下来的轻松感。

只是,夏桑榆却睡不着了,被人禁锢着不能动弹,时间久了,四肢都麻了,只是简单地“睡一觉”,也这么累……

动两下想着翻个身,却被那人给按住了手脚,她只有欲哭无泪的份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地主家的傻儿子,顾小二。

女主:救救我!救救我!

作者:我看你就是见色起意onclick="hui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