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版 简体版
猫狗乐小说网 > 被病娇年下娇养了 > 第119章 高烧

第119章 高烧

“畜生!”许砚山生平第一次骂这种脏词,只觉得血液涌上了头顶,如果可以,他真想把这面玻璃给砸了。

“徐斐晚!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夏桑榆低吼出声,害怕得抖动着身子,清透无辜的眸子,对上徐斐晚那双波涛汹涌的眼睛。

“gan~”徐斐晚凑近她的颈间至锁骨,暧昧地低语道,“你啊~”

他笑得像匹饿狼,对着自己霸占的领地,就是啃蚀一口,疼得夏桑榆倒抽凉气。

她被一侧的玻璃撞击声所扰,泪眼婆娑地艰难转过头,看到被辖制的狼狈男人。

“不许看他!”

突然的低吼,让夏桑榆不免心头一颤,她怔愣地看向徐斐晚,他的眼睛充血,因为过于激动而剧烈地吸着气。

紧接着,铁拉门降落下来,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声音,整个室内,安静得就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。

“你不许看他。”他的手掌贴上她一侧的脸颊,毫不怜惜地往下紧捏住小巧的下巴。

妒意与欲念交织,一并从眼底溢出,唇与唇就这样怼到了一起,与温柔无关,这只是一个带着原始野蛮掠夺的吻。

“不要!”就在她双目失焦的时候,肩头一道撕裂的划拉声,她的肩膀一凉。

“不,你不是徐斐晚,你到底是谁?”夏桑榆手脚并用,拼命挣扎着,奈何在力气方面根本就抵不过他。

“徐斐晚他,他不会这样……”

“呜呜呜,你不是徐斐晚……”

“你疯够了没有?能不能放过我,呜呜呜。”

控诉中带着哭腔,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汗浸湿,她双颊绯红,被折腾得泪眼朦胧,面前的人却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。

“你看清楚,我到底是谁!”徐斐晚恼怒地吼道。

“徐斐晚是什么样子的,你有了解过吗?嗯?”

“我找了你六年,等了你六年,你知道我这六年是怎么过来的吗?你知道吗?”

夏桑榆挣扎到失去了力气,湿漉漉的眸子与他漆黑不见底的眼睛对视着。

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,原来,他也很痛苦,可他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。

“你凭什么?凭什么一次又一次,为了他而选择抛弃我?”

控诉从胸腔发出,爱欲和愤怒一起助长着暴虐,徐斐晚想起了很多个深夜,他失眠了无数次,回想起那种想见却又见不到她的痛苦。

他每晚,于夜深人静时分,不停在念着她的名字,一遍又一遍循环着和她在一起的每个细节。

越是多想一分,他就越恨她一分,时间久了,爱和恨居然也模糊难分。

“对,不,起。”夏桑榆脸上失去了血色,苍白的唇开合着。

“对不起?”徐斐晚的眼神愈加癫狂,理智逐渐丧失,他用力撕扯着她的衣服。

“为什么每次?你每次都像扔垃圾一样把我扔下?我不要这种对不起!”

夏桑榆失了话语能力,只能发出破碎的呜咽声,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人开始割裂,仿佛自己处在无边的黑暗中,没有人能拉她逃脱这种黑暗。

衣服被随手扔在地上,头顶的灯光变得格外刺眼,像无数双眼睛注视着,她绝望地闭上眼睛。

“我不会再让你跑掉,”徐斐晚和她紧紧贴合在一起,动作野蛮地充当掠夺者。

疼,浑身都疼,像被车轮子碾过一半,疼得她紧咬牙关。

可他偏偏不遂她的愿,下一秒,唇she便长驱直入,让她失去了支撑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